大数据为航空业插上“数字翅膀”

Cirium(睿思誉)的前身是 FlightGlobal,其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人类飞行历史早期,在航空媒体领域耕耘百多年后,成为了一家航空数据分析公司,以先进的分析技术帮助航空业塑造未来。

我们处在一个数字化飞速发展的新世界,在充分挖掘现有数据方面,航空业已经比其他行业慢了一步,而转型后的 Cirium(睿思誉)正在帮助航空业重返创新前沿。

Cirium(睿思誉)是全球最受信赖的航空数据分析公司,隶属于励讯集团。Cirium(睿思誉)从出版商到数据分析公司的转型之路,与航空业的发展如出一辙。航空业曾经也是计算机化流程的先驱,但历史悠久的系统最初使其在数据革命中落后于其他行业。

今时今日,只需在网上搜索一下,就能知道航班是否准点,而这种搜索的数据源基本都是 Cirium(睿思誉)。Cirium(睿思誉)可实时追踪全球99%的航班,每天约覆盖2.5万架飞机,10万次航班。

航空公司利用 Cirium(睿思誉)的数据和分析解决方案来规划航班时刻、跟踪飞机、评估并改进绩效——从准点率到故障发生频率以及维修速度。飞机租赁商和保险公司通过 Cirium(睿思誉)数据库了解飞机的飞行、维护频率,从而评估飞机价值与风险。

Cirium(睿思誉)首席战略官 Kevin O’Toole 表示:“我们正在将数据从传统的孤岛中解放出来,在航空业中充分流动。我们将继续深耕航空领域,然后进军更为广阔的出行和旅游行业。”

时代的终结

Cirium(睿思誉)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航空业诞生之初。它起源于1909年创刊的《飞行》(Flight)杂志,那时距离莱特兄弟首次试飞成功也才五年。随后百余年时间里,陆续还有许多其他杂志加入,共同组成 FlightGlobal 品牌。

O’Toole 曾任 FlightGlobal 旗下 Airline Business 杂志编辑,他回忆道:“我们是典型的行业杂志,收入来源于内页广告、招聘广告和会议。”但数字革命颠覆了该杂志的商业模式。

Cirium(睿思誉)首席战略官,Kevin O'Toole

 

“头天晚上你入睡的时候,最大的竞争对手还是另一本杂志,但等你第二天早上醒来,竞争对手已经变成了谷歌。”

互联网搜索引擎开始攫取广告收入时,O’Toole 就知道出版业遇到了麻烦。除此之外,他所报道的行业也让他忧心忡忡。

Transbrasil 航空公司的创始人 Omar Fontana 曾经调侃说,有三种人或事物可以让你损失惨重:“跑不快的马,换得勤的女朋友,以及航空公司。”(2002年,Transbrasil 航空公司倒闭,Omar Fontana 的这句玩笑话反而成了真。)航空业是一个出了名的周期性行业,固定成本高昂,受燃料价格波动影响也很大,本世纪初,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都陷入了财务困境。2000年至2010年,仅在美国,航空公司就累计亏损了520亿美元,到2005年美国已经有一半的机队破产。

O’Toole 认为,航空业面临着一系列几乎独一无二的挑战:这是一个受国家竞争和整合壁垒制约的全球性行业;既有高端产品,也有低成本产品;既有直接销售,也有间接销售。他说,这使得航空公司难以应对和与时俱进。

航空业危急存亡之际

航空业是最早真正实现全球化的行业之一,在许多领域都是创新者。1936年,航空业建立了第一个全球支付平台——通用航空旅行计划(Universal Air Travel Plan),这是信用卡行业的前身;1949年,航空业推出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球通信系统——SITA,后来又建立了 SITA Messaging,这是电子邮件的前身。航空业也是第一个拥抱计算机化的行业,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美国航空公司就在 IBM 大型机上建立了第一个自动中央预订系统 Sabre。

但就像出版业一样,某天航空业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已经变了。O’Toole 说,航空业陷落在旧日的创新系统中,无法自拔。“航空公司一直在尝试现代化,但目前航空旅行往往仍是在大型机时代所开发的流程上运行。昔日为航空业定制的专有系统困住了整个行业,时至今日,航空业依然在与这个历史遗留体系作斗争。”

运行专有系统的后果之一,是很难与外部世界连接。当其他行业开始利用自由流动的数据加快决策时,航空数据依然处于孤岛。航空设备制造公司知晓自己制造的飞机规格,而租赁商、银行和保险公司则知道谁名下拥有哪些飞机以及具体的融资方式。涉及航班时刻表、机票预订和价格、乘客数量和货运量、地面和航班运营、飞行路线、天气状况以及上述信息的变动,哪怕是航空公司、机场和飞行控制人员所共享的数据,也并不全面。

这些因素使得整合全行业数据尤为艰难。

忧心自己以及航空业的黯淡前景时,O’Toole 突然灵光一现,看到了改变商业模式的机会。当时,面对数字时代的到来,FlightGlobal  的母公司励德爱思唯尔(Reed Elsevier)——2015年更名为励讯集团,正紧锣密鼓地转型,O’Toole 明白,要想生存下去,他旗下的杂志也必须跟上步伐。作为全球领先的信息分析公司,励讯集团拥有海量数据,在持续提供高质量内容的同时,也致力于为专业人士和企业客户提供丰富的数据集,以及基于信息的分析和决策工具。

FlightGlobal 之所以能成功,要归功于其战略重心的调整,使其发展成为航空数据和分析提供商。2019年,FlightGlobal 更名为Cirium(睿思誉)。

Cirium(睿思誉)首席营销官 Mike Malik 坦言,品牌重塑一度让他感到惶恐不安。他解释说:“FlightGlobal 在航空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般人不会轻易放弃一个有价值的知名品牌。但到2019年,数据和分析占我们业务的90%,而出版只占10%。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标识来反映这种转变,并把我们的全部智能数据和高级分析产品组合推向更广阔的出行行业。”

成长为航空数据巨头

Cirium(睿思誉)的目标是成为商业航空业最值得信赖的数据分析供应商,收集数据并加以分析,提供“360度飞行全景”。 

2004年开始,FlightGlobal(当时的公司名称)陆续收购了一系列数据公司。首先是 ACAS,一个收录全球机队信息的机队数据库。随后又收购了关注飞机融资和估值的 Ascend 公司、提供航班时刻表的 Innovata 公司、提供实时航班跟踪和准点数据的 FlightStats 公司、分析航线和票价以优化时刻表的 Diio 公司,以及整合了实时航班信息、天气和导航数据的 Snowflake 软件公司。

2022年,Cirium(睿思誉)与 Aireon 达成合作。Aireon 利用卫星实时跟踪天空或地面的飞机,其卫星数据于2019年全面投入使用,而在此之前,航空业只能依赖地面跟踪技术,这就导致飞机航线穿过的大部分区域(如海洋、沙漠等)都无法跟踪航班。

此外,Cirium(睿思誉)也为航空业融资提供了重要资源。Malik 表示,飞机租赁商和金融机构是当前航空业的关键参与者,为了保护资产价值、管理风险,他们需要知道飞机所在地、以及飞行和维护状况。许多相同的信息也是保险公司所需要的。合规性是租赁商使用Cirium(睿思誉)服务的另一原因。此前曾出现过飞机和发动机流入到受美国、联合国或欧洲制裁国家境内的情况。

Cirium(睿思誉)的数据平台将这些航班跟踪数据、机队和飞机价值数据与来自2,000多个渠道的其他各种商业和运营数据结合在一起。由此产生的数据和分析产品,客户群体十分庞大,囊括了全球排名前100的大多数航空公司(占全球客运量90%以上)以及五大互联网巨头中的四家。

现在,需求更复杂的客户可以通过 Cirium Sky Warehouse 直接访问这个信息宝库中的大部分内容,Cirium Sky Warehouse 是一个托管云平台,为航空公司和其他行业参与者提供了强大且高度一致的融合数据源,可贯穿其业务运营全过程。

航班规划流程整合的挑战

航空公司会提前18个月开始制定航班时刻表和运营规划。不久前,这一过程还像流水线作业一样。首先,由商务团队研究经济趋势、竞争对手行为和既往业绩,分析未来需求并提出时刻表草案。随后,这份时刻表草案会被送到机组运营部,以便配备机组人员,然后再送到网络开发团队,以制定相应的机队和维护计划。

Vueling 是一家总部位于巴塞罗那的廉航公司,每天运营750个航班,全年服务约3000万名乘客,该公司首席运营官 Oliver Iffert 说到:“这是一个非常繁杂的过程,必须进行整合。采取流水线规划方式时,每个团队都会给自己留一点余地,累积起来就会导致效率低下,几乎没有时间对备选方案、航线和时刻表进行模拟。等运营团队最终拿到时刻表,木已成舟,别无他法,哪怕那是一份再难吃的食物,你也只能往下咽。”

Iffert 表示,Cirium(睿思誉)的数据平台改变了 Vueling 的规划和决策模式。“我们还是提前18个月开始规划,但所有团队都会同时参与其中。我们利用数据来优化航班规划,同时提升效率和稳健性。我们可以创建模型,对多种备选方案进行模拟,并对计划进行微调。所有这些事,只有在具备丰富数据环境的情况下才能做到。”

Vueling 首席运营官,Oliver Iffert

 

“与以往相比,我们的决策速度和质量大大提升,因为在数据分析的帮助下,我们可以模拟许多场景,多线并行,更快地做出高质量决策。”

Iffert 认为,良好的决策离不开数据。在某个机场,飞机掉头需要多少时间?更换一套故障刹车系统需要多长时间?竞争对手完成这些步骤需要多长时间?通过比较这些数据,我们就可以根据事实做出决策,而不是凭直觉行事。

据 Iffert 介绍,过去两年的成果非常显著,他表示:“自2019年以来,我们的准点率提高了15%到20%,进步十分显著。”

疫情后的复苏

新冠疫情爆发迫使旅游业停滞不前。2020年4月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旅客人数下降了90%。航空公司,乃至更广泛的行业生态体系,都陷入了难关。

直到2022年,才真正出现复苏的苗头,而大家似乎重新下定决心,要以更好的状态实现复苏。O’Toole 表示:“疫情过后,航空业对提升效率的新思路持开放态度,这为像 Cirium(睿思誉)这样以加速数字化转型为己任的公司带来了重大机遇。” 

Cirium Sky 为航班运营提供关键数据

Cirium(睿思誉)不断推进平台开发工作,在整合航班时刻表、机队、航班、交通、航空数据的基础上,又新增了排放数据。当前行业标准使用了大量的估计值,相比之下,Cirium(睿思誉)测量航班碳排放的新方法更为精确。从根本上说,Cirium(睿思誉)的碳排放计算是基于特定飞机的燃油消耗和空中飞行时间,而非通用的机队类型和飞行距离。Cirium(睿思誉)的碳排放模型考虑了一系列变量,包括实际飞行时间、飞机类型和机龄、发动机类型、载客量、载货量,甚至考虑了飞机在跑道上的滑行时间,由此实现了最精确的燃油消耗计算。

在测试中,维珍大西洋航空(Virgin Atlantic)和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都对 Cirium(睿思誉)方法的准确性大加赞赏。励讯集团已将 Cirium(睿思誉)模型纳入其新建的 CO2 平台(RELX CO2 Hub),人们的出行行为也由此开始发生变化。

Cirium (睿思誉)首席营销官,Mike Malik

“可以说,我们的模型不仅改变了航空公司,也改变了旅客。旅客可以比较不同航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最终做出选择。这一独特的数据不仅让航空公司与众不同,也能推动旅客选择更环保的航班。”

Cirium(睿思誉)还在尝试使用大型语言模型,让 Sky 平台用起来更便捷。O’Toole 表示:“利用大模型,我们可以改进数据搜索,提供更准确的答案。它将彻底改变我们的客户与数据交互的方式。你可以跨多个数据集进行更复杂的查询,而无需对数据的组织方式了如指掌。”

Vueling 首席运营官 Oliver Iffert 表示:“Cirium(睿思誉)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他们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进行调整。Vueling 的目标是成为一家以数据为导向的全数字化航空公司,而 Cirium(睿思誉)正在帮助我们更加以数据为导向、关注基准、进行比较、研究可以改进的地方,并对比所有绩效数据,使我们的工作更加精准。”

communications.china@relx.com

关注励讯公众号

励讯集团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西一办公楼7层
+86 10 85208769
www.relx.cn

爱思唯尔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西一办公楼7层
+86 10 85208769
https://www.elsevier.com/zh-cn

励展博览集团

上海市静安区裕通路100号宝矿洲际商务中心42层
+86 21 22317000
www.rxglobal.com.cn

律商联讯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西一办公楼7层
+86 10 85208600
www.lexisnexis.com.cn

律商联讯风险信息(风险合规)

上海市天山西路567号5楼A单元
+86 21 60107250
https://risk.lexisnexis.com/global/zh/

律商联讯风险信息(保险)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3号平安国际金融大厦A座15层
+86 10 82700018
www.lexisnexisrisk.cn

Cirium(睿思誉)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西一办公楼7层
+86 10 85208769
www.cirium.com

ICIS(安迅思)

上海市长宁区金钟路999号C座4楼
+86 (0)400 7200 222
https://www.icis.com/explore/cn/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6507号

© 2024 RELX Group plc